盛大娱乐帝国梦渐远:游戏放缓视频文学承压

  经常被放在互联网七巨头最末一位,却最早喊出了缔造中国迪斯尼、中国娱乐帝国的口号,业务线越来越广的盛大兴趣不断,麻烦也不少,在经历酷6管理层动荡、盛大文学上市搁浅、品聚网投资争执后,这家公司也未摆脱“现金奶牛”游戏营收增速放缓、手机布局悬而未决等疑云。不过,刚刚完成母公司退市、盛大文学重启IPO“一下一上”资本动作,盛大布局还在继续。

  游戏霸主风采渐逝

  从绝对数值上看,盛大仍然拥有让大多数互联网公司艳羡的营收和利润,而游戏业务正是支撑盛大底气的“现金奶牛”。拥有纳斯达克独立上市公司身份的盛大游戏近日发布了去年四季度业绩数据:营收13.56亿元,同比环比增长;净利润为3.36亿元,但环比下滑严重。

  事实上,从2010年被称为“网游十年最低谷年”开始,游戏行业特别是客户端游戏的营收增速大幅放缓已被行业熟知,用户数量增速也不甚理想。易观国际预测,未来三年客户端网游市场用户规模增速将大幅降低,这一发展逐渐放缓的市场将趋于饱和。

  而就盛大而言,逃离2010年行业低谷期后,去年的游戏业务增速仍在放缓。该公司数据显示:去年一季度营收12.53亿元人民币,环比增长8.7%;去年二季度营收13.21亿元人民币,环比增长5.4%;去年三季度营收13.53亿元人民币,环比增长2.4%;去年四季度营收13.56亿元人民币,环比增长0.2%。营收在涨,但速度放缓趋势明显。

  事实上,作为网游行业最早探路者之一,老大哥盛大游戏的江湖地位如今“鸭梨”很大。在过去三年时间内,其市场排名相继被腾讯和网易超越,而追随者搜狐畅游和完美世界步伐亦相当凶猛。数据显示,腾讯游戏去年三季度(时间差异皆因四季度财报尚未出,下同)营收41.499亿元,网易去年四季度营收18亿元,搜狐畅游去年四季度营收8.67亿元,完美世界去年三季度营收7.089亿元。

  易观国际分析师玉轶则指出,除了资本分红和季节方面原因,不能忽视整个游戏行业面临的成长瓶颈,经历了几年的高速发展,以盛大游戏为代表的大型客户端网游的发展增幅有所放缓,就盛大本身而言,该公司在游戏产品推出的时间节奏上把握不佳。

  视频文学贻误战机

  如同盛大游戏显赫一时却渐被超越,盛大旗下视频业务酷6网也从风光夺目到处境尴尬。2010年,酷6网动作凶猛,不仅借壳华友世纪登陆美股资本市场募得眼球效益,更在南非世界杯营销传播上一战成名。其与优酷网、土豆网围绕世界杯点击量、视频关注度等话题爆发的数据争执更为其血拼写下注脚。

  不过,烧钱不止的酷6网未能最终获得盛大董事长陈天桥的力挺。去年,酷6网爆发“裁员门”,原高管郝志中公开指责盛大粗暴对待酷6创始团队。而裁员背后,酷6与控股公司盛大,甚至酷6创始人李善友与陈天桥的发展思路矛盾浮出水面:希望死拼版权和大片模式的李善友与希望走视频媒体模式的陈天桥分歧严重,互不妥协。

  裁员风波后,如同李善友等多位原酷6高管“因个人原因”悄然隐退,酷6在经历管理层动荡后渐从视频网站第一阵营中离开。易观国际发布的视频市场份额显示,酷6网已被搜狐视频、奇艺网等后来者超越,痛失市场地位。

  易观国际分析师张颿指出,影视剧版权是视频网站目前竞争的刚性需求,随着优酷、土豆上市,搜狐、爱奇艺和腾讯发力,主攻版权的视频网站在市场营收上表现突出,酷6选择放弃版权转型媒体风格,想重归行业前列短期内可能性不大。

  同样错失良机的不光是酷6网,盛大文学上市坎坷路多少是对行业大环境的无可奈何。上周末,盛大文学重启在纽交所的上市事宜,这离去年5月该公司第一次递交申请已经过去了9个多月。根据招股书,盛大文学去年营收7.01亿元,但亏损3266万元。值得注意的是,“流血上市”的盛大文学过去几年融资来源全部靠盛大集团内部输血,借母公司现金超过6亿元。

  其实,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拥有七成以上中国在线文学资源以及硬件终端Bambook的盛大文学已经基本完成商业模式布局,且优势明显,但只待一个爆发节点,不过2011年的盛大文学“走背字”:电纸书的热度迅速退却;年中准备登陆美股的计划遭遇中概股危机。

  “但重启IPO不能表明是否能上市成功。”易观国际资本分析师刘冠吾说:“它的竞争对手越来越多,不但包含盗版文学网站,也包含当当、京东这些正规军。”而国外电纸书巨头亚马逊也有意将其王牌产品Kindle引入中国,盛大文学面临内容和终端的双重追击。

  跟风突进业务众多

  “盛大也要做手机了?”盛大这个月刚刚推出手机操作系统乐众ROM后行业惊呼。尽管盛大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暴露手机兴趣的互联网企业,这依旧引发行业人士对这家企业的重新衡量。

  官方统统对手机业务计划不予置评,但不影响盛大加速推进乐众ROM适配各型号手机的步伐。不仅如此,盛大布局了诸多产业逻辑合理但未能叫好叫座的产品。

  2010年地理位置服务LBS十分火热,盛大旅游服务网站游玩网变身切客杀入行业,并在2011年大幅投放户外广告吸引用户。但去年到现在,LBS行业陷入前所未有的静寂期。

  而另一项更为火热的移动IM风潮中也有盛大的身影。紧随米聊、微信上线的“盛大有你”并不落后,但目前未被广泛认知。这样的布局和“效果”还发生在盛大云计算等诸多领域。

  甚至在电子商务领域,盛大至今仍陷在一出“闹剧”之中。2010年底,身兼盛大子公司金酷游戏CEO的葛斌斌高调宣布进军C2C电子商务,要一年时间打败淘宝网。其20亿元投资者中最招摇的身影莫过于盛大,在之后的时间里,这家名为品聚网的C2C网站一直以盛大旗下公司的名号开展业务。

  但到了盛大去年三季度财报会议上,陈天桥解释说并未投资任何电子商务网站,品聚网投资方疑云顿现。直到葛斌斌今年初宣布因资金未到位而关停,品聚网和盛大有无联系的争吵终于爆发。据悉,双方争执仍未结束,品聚网称已启动法律途径解决盛大及陈天桥作为品聚网共同合伙人应付未付的义务,包括共同出资的投资款、商户欠款等责任。

  值得一提是,陈天桥最近刚刚完成作为母公司的盛大网络的私有化。在评点盛大私有化的众多人士中,有一种观点认为,退市免除母公司必须公开战略动向的压力,可以放手整合旗下业务或展开新布局。这似乎也是拥有诸多非上市业务线的盛大目前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我要评论】
一周新闻感觉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