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天桥谈与百度纷争:不希望到打架地步

中国互联网发展状况    IC供图
中国互联网发展状况 IC供图
陈天桥 ICFP供图
陈天桥 ICFP供图

“中国现在有18个号称开放的互联网企业,但是,有多少企业在以开放之名,行封闭之事?试想一下,如果移动的号码不准打联通的号码,那联通会死掉 的!”3月7日,在北京参加全国“两会”的全国政协委员、盛大网络董事长兼CEO陈天桥接受南都记者(以下简称“南都”)专访时说。

陈天桥今年提交的两个提案内容是:大力扶植文化原创者创新,实现“微创业”梦想;加速推进国际板上市,助力红筹“孤儿股”归国效力。他是国内互 联网行业唯一的全国“两会”代表,历经了中国互联网行业的十年风雨,“两会”上,面临工信部前部长李毅中对互联网行业发展不规范的批评,他表示要代表互联 网行业的企业进行道歉,呼吁互联网企业更多地去发掘市场“蓝海”,而不是简单复制别人的商业模式,互相争夺利益。

盛大控诉百度:不希望到打架的地步

南都:如何看待腾讯与360之争?

陈天桥:这个问题很多人请我来发表观点,有的人对我发表的观点非常不满意。这是一个互联网行业典型的相互争 夺利益的案例,中国的互联网企业为什么就不能去积极开拓蓝海市场?像美国就涌现出Facebook等很多新的商业模式,Facebook的创始人去年还登 上《时代》周刊杂志,为什么我们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就只能去复制美国的一些商业模式,或者简单地去别人手中抢夺一些商业模式?

南都:国外媒体报道,美国贸易代表署近日将百度和淘宝网列入假冒和盗版产品的年度“恶名市场”名单,您的看法?

陈天桥:企业首先要看看自己是否有问题,有问题就改正,如果没有问题就要向美国提出抗议,这应该是一个企业正常的反应,任何一家企业,如果有人指责我,我要先看看,我错了吗?有错就改正。

南都:最近,互动百科要告百度垄断,盛大文学也一直控诉百度侵权,目前进展如何?

陈天桥:我们确实希望一些行业领先的企业能更加自律,也希望双方能很好地沟通协调,不希望走到互相打架的地步。

南都:盛大很早就表示要进入旅游产业,目前具体项目进展如何?

陈天桥:旅游项目的工作团队已经组成了,我们主要希望通过物联网把现实旅游的地方与需求联系起来,物流网不仅改变物流,也能改变服务产业,比如,现在想吃肯德基,一搜索,发现肯德基就在边上。我们希望能通过新兴技术手段来实现文化旅游的互动性和娱乐性。

“规范”是中国互联网未来10年的关键

南都:全国政协委员、前工信部部长李毅中与您在一个小组讨论,多次提到互联网行业的规范问题,您如何回应?

陈天桥:作为互联网行业唯一的代表,我应该向李部长道歉!现在提“规范”和“开放”特别合适。中国的互联网行业,整体发展确实到了一个非常特殊的阶段,需要对过去10年好好总结,反省如何规范发展,这也是未来10年中国互联网行业能否继续走好的关键。

互联网行业传统的市场已经被一批先进入的企业,特别是上市企业牢牢占取,获得相对垄断、超额的利润,留下多少发展空间给新的企业,现在是个问题;这些获得超额利润的企业,未来继续通过开拓蓝海获得,还是互相争夺获得,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问题。

南都:互联网行业如何处理开放与规范的关系?

陈天桥:我做了一下统计,现有在18个号称开放的企业,总共开放了1150个号称开放的接口,盛大是一家互联网内容企业,越多的平台开放,我们越能发展。但是这么多企业开放,实际上有多少在以开放之名,行封闭之事?这跟互联网行业的企业是否有长远发展观或者有规范发展的意识有关。

南都:到底该如何规范互联网企业发展?

陈天桥:在这方面,盛大是有经验和教训的。盛大网络公司本质是一家文化企业,信息技术只是给文化插上了翅 膀。现在有文化部、新闻出版总署等对我们进行规范,引入一个项目就要有配额,引入一个视频要有视频牌照,非内容行业的互联网企业也不是天外来客,他们也是 在传统行业中通过互联网技术成长起来的。

互联网的时代,我们看到,移动和联通是可以互相通话的,你很难想象说,移动说,联通的号码不准打我的号码,那联通会死掉的。移动领域的互联互通,这是大家能接受的事实,为什么在互联网行业相类似的通讯工具,要各自为政?

国外的这些通讯工具都是互联互通的。只有互联互通,大家才能把经验和精力集中在怎么为用户提供更好的内容和服务上,而不是利用自己独立掌握的用户群,不让其他企业进来,或者说在平台上提供一些免费的廉价服务,别人也没有办法。

我认为,电信行业的管理规范,能不能用到互联网通讯行业的管理规范上?就像传统的文化管理规范用到网络游戏、网络视频、网络出版管理上面来一样。只有在开放的前提下规范,才能在规范的前提下更加开放。

“国际板推出,盛大率先申请”

南都:您来自互联网行业,却在本届“两会”上大力呼吁推出国际板?

陈天桥:由于过去投融资体系的不完善,导致如盛大、新浪、搜狐等大量创新型企业都选择在美国而非A股市场上 市。目前大量创新型企业在境外上市的原因是客观环境而未必都是主观愿望造成,由于这些企业的市场和用户在中国,而投资者又在国外,很多成了所谓的“孤儿 股”:企业价值并不能得到充分的体现,在当地资本市场的市盈率很低,对于其在当地资本市场的进一步融资产生不利影响。

南都:这是否意味者一旦“国际板”推出,盛大会率先回归?

陈天桥:如果推出,盛大会率先申请,我们非常期待着能回到中国股市,所有企业都期望与自己的祖国共同发展。

南都:为何主张大力扶植文化原创者创新,实现“微创业”?

陈天桥:上世纪80年代,中国曾经涌现出大量个体户,其中一批企业成长为知名民营企业。但是,现在的个体户 与原来的个体户面临的市场与技术环境是完全不一样的,随着就业压力的出现,市场客观上有需求,政府主观上有能力发挥孵化器的作用,让那些借助互联网技术的 文化原创者创新,实现“微创业”梦想。

据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统计,全国网络文学写手接近200万人,日产作品超过1亿字,而各种“微小说”作者更是数以千万计;淘宝网数据显 示,2010年卖家数达到365万,在线商品数达到8亿,产生了各种各样个性的应用与服务。我认为应该推出切实有效的措施,全面鼓励和支持文化原创者创 新,帮助他们“微创业”,改善他们的生存和创作状态,实现“中国梦”。

南都特派记者 佘慧萍 发自北京

【我要评论】
一周新闻感觉排行>>